欢迎访问巢湖市银屏镇人民政府网站!
皮肤设置:

巢湖市银屏镇人民政府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文化
家门口的佛教圣地——岱山古寺
发布时间:2016-01-28 08:32:03     来源:本站     阅读:1187

        我对岱山庙的向往要从儿时记事说起。我出生在原巢湖市银屏区秀芙乡张山村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门前有一条细长的山涧流过,离岱山庙大约有4.5里的蜿蜒崎岖的山路。小时候,我常和小伙伴们在生产队的东边晒场上,仰望着东北面高高的岱山,她在四周群山的衬托下,显得特别高大,后来才知道与银屏山相比来说可就矮多了,俗话说岱山高打齐银屏山腰嘛,山顶处常常云雾缭绕,听大人们说每到夏季雨天,只要看到岱山顶上戴了白帽子(雾)的话,第二天肯定还要接着下雨的。岱山山顶稍矮一点处,有着白点点的房子,那就是岱山庙,白屋子前,是一些密集的说不出名字大树,在大树丛下面,布满了白色的山石直至半山腰,象龙的胡子,那地方是非常的危险,可以说是岱山庙的禁区。据说山上庙里的树还会结稻穗子,庙里面供着许多的菩萨哩,人站在岱山庙前,要是遇到大晴天的话可看到无边浩淼的巢湖,还有像白色玉带的裕溪河,望着遥不可及的岱山山顶,无时无刻不充满着向往,想一睹岱山的风采,寻找我童年那神奇的疑问。

      住在岱山庙附近的人们有个习俗,每年的大年初一清早上山烧香拜佛的习惯,以便求得菩萨的保佑四季平安,记我13岁那一年,是我最早上岱山庙的一次,大年初一早晨,隔壁的曾经上过山的徬腹堂哥,带了我们几个小伙伴共同上山,临走时父母一再叮嘱隔壁徬腹堂哥要带好我,可以说,上岱山庙,看结稻穗的树,是我的夙愿,我们是从岱山的西面上山的,走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才到岱山的半山腰,上山的路很不好走。只是简单的蜿蜒崎岖山石路,当时根本没人修路的,只是平时人们上山做农活走过留下的,真验证了“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一路爬坡都在50度以上,十分的陡,好在有徬腹的堂哥带路,沿着陡陡的小径,穿过茶地,经过爬好长的路才到山顶下的山坳处,不过眼前的路是平坦的了,岱山庙就在我们的眼前。

      只记得是白色的石屋子,庙门是红色的,里面有不少大大小小的菩萨,也说不上是什么名字,可能是事过太久了,那天庙里人很多,我们在庙里只待了一小会儿堂哥就催我们回家,当时也没有注意到什么结稻穗的树,现在想起来还很是遗憾。
       
岱山庙,我一直想再去瞧瞧的。
       
直到2015年夏季的一天,因为要陪同几个熟人上岱山庙,才有了再一次上岱山庙的机遇。这一过不知道多少年了,虽然我就住在岱山脚下,这期间,我时常挂念着岱山庙,爬岱山,看岱山庙,看结稻穗的树,可就是没能成行,是我多年的遗憾。这一次是从东面上山的,上山的路十分不好走,只是简单的沙石土路,据说是岱山庙里的和尚们自己花钱修的,但车子勉强可以上去的,就是危险了点,一路爬坡都在50度以上,很陡,到了拐弯处很急,中途在拐弯爬坡车子差点熄火了,好在经过十几分钟的颠簸,车子终于开到山顶下的平台处,岱山庙就在我们的头顶上。下了车子,沿着陡陡的几十米的小径,穿过茶地,再顺着石阶爬上了的岱山庙。


寺前广场


      出现在我眼前的岱山庙,竟然不像我30多年以前记忆的样子——白屋子,却也是青瓦红墙,庙门分正门和2个偏门,正门一般是不开的,遇到大的法事活动和节日才开启的,与别处寺庙无异。但停下一看,才发现,整座寺庙是经过扩建和维修了。如今的庙门前有一个百把个平方的小广场,四周还修砌了数个蓄水池,有天然的自来水,东边一个“放生池”水池里栽了水莲,还养着信徒们放生的金鱼和乌龟,庙门是新的,门上匾书“岱山古寺”四个鎏金大字,进入庙门,就是大雄宝殿,在一层庙檐下书了“南圣宫”几个小字,二层庙檐下书了“大雄宝殿”几个大字,大雄宝殿和两旁的房子也都是翻新的,用作厨房和僧人们的宿舍,已经不见白屋子的身影了,墙面大半截都是用块石垒砌的,听说在修建时用的石块都是庙里的僧人自己开采的,庙里的佛像都是重新鎏金的,感到好像就是一座新建的寺庙,这难道是我来过的岱山庙?穿过大雄宝殿,进入最后一个进深,映入我眼帘的是令我一顫的白色石屋子,屋檐下的匾上书“弥勒殿”,这在外表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石屋子,与我们村里六七十年代的民房无异,但可看出它历经沧桑,看得出这是一座穷庙、苦庙,历届僧人都是自力更生、苦心修行,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庙宇。它简朴得接近一穷二白,在此之前,我还未想象过有如此的简陋,此庙建于明朝但她却存在了近四百多年之久,在数次浩劫中由于偏僻而得以保存,保存得如此“原生态”。让我想起宋杨杰有诗云:“水带平湖千里远,山横大岫一峰高”。

弥勒殿,两旁就是结稻穗的“神树”,实际是两棵棕榈树


 新修建的大雄宝殿 



重新鎏金的佛像


       我们同寺里主持攀谈起来,得知岱山庙原名“南圣宫”,建于明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是一座古庙,也是一座苦庙,1984年被列为省重点寺庙,因为山高路陡,交通极为不便,香客上下山不方便,所以香火一直不旺,1987年的时候,寺里的僧人有十几位师傅,现在只有几位了,据说他们便云游四方去了。上山的路没修的时候,修庙用的材料、平时吃的大米都是人工花2个小时才能挑上来,每到大雪封山时就无法下山,生活是非常艰苦,但是现任主持却雄心勃勃,说现在的庙里房子基本上盖好了,下一步的计划就是要把上山的道路修好,有的地方还要取直,路面尽量搞平整一些,他说要感谢镇、村地方领导、以及有关爱心人士对寺庙大力支持和帮助,还想把寺庙周围的林木保护起来,路徬给栽上树,为振兴岱山古寺的香火一代一代传承下去。之后,他给我们一人拿了两柱香,我们虔诚地点着香,在大雄宝殿内拜了起来。殿内的和尚披着藏青蓝色的袈裟,他们嘴里念着佛经,还撞钟、敲鼓。木鱼声声遥相呼应,与幽谷同诵,与天宇共鸣,一派梵呗、飞天的佛国境界。除了“南无阿弥陀佛”外,说实话其他一句我也没听懂的。                         我们在庙内转了一圈,当天上山的人不多,随后同几个年老的居士(山下的村民,有个人我还认得的)聊了起来,得知庙里的平时香火不太好,可能是上山的路不好走的原因吧,但每年的农历219日、919日来的人很多的,远道的和附近的香客都来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山上全是人,庙里早早的就为香客们准备吃的素饭素菜,平时僧人和山下的百姓及佛教信徒相处的很融洽。庙周围就是山下村民的茶叶园,每到春季采茶季节,村民都要到庙里喝茶休息的。这次终于对我的童年的疑问找到了答案:结稻穗的神树,实际上就是在弥勒殿门前的两棵棕榈树而已,白点点的屋子,就是石垒房屋墙面上粉刷白色的石灰而已,石屋建筑极具特色,原始古朴,风格独一,白屋子前,棵数可辨而又密集的参天大树,也就是长在山坳处在山脚下到处可见的房前屋后树——但我不知道名字;龙胡子就是大树丛下面,布满了白色直至半山腰的山石,现在已全部被植被覆盖,在山下看不到了,站在龙胡子悬崖边上,左眺可见浩淼的巢湖,右视为连接巢湖和长江蜿蜒的如玉带般的裕溪河。


蜿蜒若玉带的裕溪河


茶园


群山环抱岱山



寺前的龙潭泉水被信众视为圣水,每每到来桶盛杯装带回让家人饮之,以求消灾免难,吉祥如意 


      时近中午我们要下山了,离别时我们十分不舍,总感觉来去匆匆,怅然若失,我坐在下山颠簸的车上思绪不断,信佛也好,无佛也罢,为人在于信念和一种精神。回望远去的岱山古寺,她正是在历史长河中不断冲刷和打磨中历练成古老和幽静,她是巢湖佛教史上是最具有代表性的寺庙之一,具有巢湖十景之首“岱岫晴云”堪为一绝。加上历史悠久和地域条件可称为银屏乃至大巢湖的天然旅游景区,我想岱山古寺随着越来越多的香客和游人的到访,她的远大的佛教精神和幽美的自然景观会被传得越来越广、越来越远,我坚信岱山古寺在现任主持、僧人和社会各界人士共同努力下,一定会把佛教的精神发扬光大,岱山古寺将真正成为我们家门口的佛教圣地。


        银屏镇  靳宏斌

2016年1月28日



【参考资料】 

      岱山寺原名南圣宫,又称大秀庵,明末清初称天华宫,始建于明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随着历史沿革和文化背景的变迁以及信仰民众的传统信仰习俗,明代的佛教在教理上趋于融合的现象更加彻底化,超越了单一的融合,达到三教归一的统合佛教。
     
岱山寺山势平缓,峰耸林茂。从寺右侧望去,张、王二山犹如儿女绕膝,雾罩云飘,其乐融融。左府大秀谷底,泉潭深幽,碧波粼莹,鸟语虫鸣,松涛稀稀。山顶上大秀晨钟暮鼓,山下四秀木鱼声声遥相呼应,与幽谷同诵,与天宇共鸣,一派梵呗、飞天的佛国境界。寺前的龙潭泉水被信众视为圣水,每每到来,无不桶盛杯装带回让家人饮之,以求消灾免难,吉祥如意。

     褚宏的《禅关策进》、《竹窗随笔》等都很著名,被敬仰为莲宗(净土宗)第八祖。同门真人可和德清主张也大略相同,一静一动,从佛教的实践当中给近代中国民众以重大的影响。明末的智旭,在天台山提出禅、净、律的融合,进而转入儒、佛、道三教的调和和统合一致。

他的《阅藏知律》,是藏经研究的指南。明代知识阶层多倾心于佛教,尤其是嘉兴楞严寺雕印的明版《藏经》,因是方册型,所以在民间广为普及。清康熙、乾隆时代,是文化鼎盛时期,清代佛教承明代融合佛教,并发展为三教合一的佛教,形成了与中国人的现实主义相适的民族佛教。岱山寺正是在这种冲刷和打磨的历史长河中孕育和沿革。所以它由天华宫转为大秀庵,到南圣宫又至岱山寺的交替与融汇。所供奉的塑像,佛中有道、道中存儒,这在巢湖佛教史上是最具有代表性的寺庙之一。

   《巢县方志·南圣宫》又称:大秀庵位于秀芙乡大秀山顶,有文字可考建于明末。原为儒、佛、道三教香火之地。山麓有碧秀庵、乐秀庵、怀秀庵、红秀庵(现为云岫庵)4座庵院。故历代相传:大秀虽小,脚踏四秀。清邑候豫齐柳公张承芳赞美大秀云:

矗矗大秀上摩,其空霭霭;

晴云昭回若龙,五彩呈瑞;

靡靡复麈蒙蒙,变化神妙;

无穷沛然作霖,大被屏蒙;

巍巍地主赫赫,仰止穹窿。 


现状:

      岱山寺现有石垒房屋、殿宇几十间,呈四合院型。石屋建筑极具特色,原始古朴,风格独一。步入山顶古刹,似乎迈入了超越时空的古石器时代,层层叠叠垒起的座座排排佛龛、神座的庙堂,似炼丹成仙的古堡,又似聚义集贤的寨落。站山门眺望,门吞峦岫,幽韵堪寻。是烧香礼佛,消除烦恼,提升境界的最佳去处。岱山寺于1984年被列为省重点寺庙。

      岱山寺释宏净法师,待人谦和,为人正直,慈悲善良,艰苦朴素,曾任巢县人大常委、县政协委员,与住持释宏琪法师为岱山寺道场的发展和昌隆,严肃道风,以身作则,勋业可观,高风堪仰。释宏琪老法师于2004年初圆寂,享年89岁。现寺庙主持为释弥果。(卫星上可看的岱山古寺)

 

 附:“南圣宫”的来历和传说

       巢湖市郊外巢南,诸山面列市区,唯独大秀一峰昂耸居中,最为秀丽。每当好雨初霁,云束山腰,并呈现螺辔苍翠,变幻万状的姿态,俨然似董北苑、米南宫丹青一副。宋杨杰有诗云:"水带平湖千里远,山横大秀一峰高。"明代巢县县令马如麟将“大秀晴云”载于郡志,标此景为巢县十景之首,古时儒学文人墨客甚称:“岱岫晴云”,膺为一绝。  由此可见大秀山风光旖旎的自然景观,加上历史悠久和地域条件可称为银屏乃至巢湖的天然旅游景区。

      而大秀山”南圣宫“却有着诸多的民间传说,并形成了广为流传的民俗文化,其主要说法有两种。 

       一、 相传三国时期孙权与曹操在合肥大战,孙权大败仓皇逃窜,当逃至巢湖南岸银屏岱山时,(现银屏镇岱山小学,古代这里有”东岳“寺庙)后有追兵,前有拦截,孙权仰天长叹,“吾命休矣”。在这危急时分只见大秀山顶飘下一条绡带延伸到孙权的脚下并呈现出一条山间小径,孙权知道是神灵护佑,却顾不得拜谢就向山上逃去。而曹操的兵马追至半山腰时,天空突然乌云翻滚,顷刻之间暴雨如注。山崖上的岩石滚落山下把曹操的兵马砸死无数,其余的不敢向前,孙权方才脱险。

      后来周瑜回到东吴,忙命吕范回吕婆店探亲并在岱山顶上修建寺庙供奉神灵,以报答神灵护佑之恩。吕范不辱使命在大秀山如期修建好了气宇轩昂大秀山“天华宫”,又称”大秀庵“。而后大秀山上的寺庙几经战争的焚毁又几经修建至今一千多年间香火不断,文人墨客时常云游到此,留下许多赞美的诗句,给大秀山增添了几分神韵,“大秀庵”后又更名为“南圣宫”。今日大秀山”南圣宫“,数排殿宇气度恢宏,每日僧人打坐诵经,钟鼓悠扬,佛香缭绕。前来烧香祈佛的海内外香客络绎不绝,给奇丽的大秀山带来了无限的生趣。

      二、大秀山“南圣宫”古朴清幽,逸气盈冲,传说为汉代张留侯张良隐栖之地。(如今庙后仍有石窟尚存,前人称作张良洞)楚汉时期张良辅佐刘邦建立汉王朝,功高勋卓。但他看到韩信等人的下场,然“云无心以出岫”张良急流勇退谓之知机,淡泊自牧,辟谷荒野,采药炼丹,濯影沧浪,结茅起居。“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子游耳”。其高风亮节,松品竹性,堪称封建士大夫洁身的楷模。据说汉高祖感念张良勋厚旧谊,数次摆驾倒履恭请,终未能动张良的泉石之心。

      据《清康熙巢县志》记载,大秀庵前旧有古石刻四言诗一首:“辅佐炎刘,嘉谋嘉遒。圮桥授受,进履情投。除暴灭秦,为韩报仇。此地亡楚,运筹帷幄。解组求退,从至人游。住茅辟谷,白云山头。草衣木食,乐以忘忧。世世相续,万世无休。”此诗是张良隐居于巢湖大秀山的很好凭证,如今当地的老者提起汉朝张留侯(张良)那可是无人不知晓,有人还能说出许多关于当地流传的楚汉英雄的故事。

      清康熙年间,“大秀庵”为儒学文峰,“南圣宫”为文庙。现庙内有碑可考。古代“大秀庵”前松柏蔽翳,修篁茂密,百卉铺锦,众鸟争鸣;庵外南面下坡有一泉“龙眼”,喷珠激玉,莹澈皎洁,水声似琴,味甘沁脾,从不干涸;庵前东面有“龙胡子”为一崚璔峭壁,壁下深壑万仞,山崖陡峭险峻。

      相传明洪武年间,朱元璋的军师刘伯温在大秀山脉龙屁眼斩除龙脉,(至今银屏镇巣无公路旁仍有斩龙岗的村庄)经过大秀山腰的“成事岭”路过此地。时值炎夏,他汗流浃背,酷热难忍,而在大秀山脚下深壑中有天然一水池,忙跳下去洗了个痛快。沐浴之后见到不远处有一石窟,百姓称为“青山古洞”,洞口向南,高约数米,有一圆形石柱撑住了洞口,形成了天然的门户。洞内犹如宽敞的大厅平坦,可容几十个人就坐两旁洞壁奇诡万态,俯仰百状。刘伯温在此休憩了半晌,才离开了大秀山。(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占领巢县时,当地百姓跑返许多人经常躲在此处这个山洞里)这就是至今巢湖民间广为流传的“斩龙岗”和“刘伯温洗澡盆”的轶闻。

     自古以来,大秀山“南圣宫”僧人和山下的百姓及佛教信徒时有来往,彼此有了一定的情谊和了解,加上古代文人和官府官员每逢暑夏常来此避暑,吟诗作赋。就把大秀山的美誉越传越远,也许这就是把大秀庵易名为“南圣宫”的主要原因吧。